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清明追忆邓力群:反对修正主义斗志坚强

2018-04-09 14:03:02  来源:邓力群往事  作者:陈谈强
点击:   评论: (查看)

福彩快乐10分走势图 www.knozfm.com

  2015年3月27日在“邓力群同志追思会”上的发言

  邓力群同志百岁仙逝,七七忌日,行将到来。我八十又二老朽,勉力以管窥天,追思邓老一二事,藉此求索历史真象明事理,学习这位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坚强斗志和高尚操守。

  这里,我首先追思一件亲历的往事。距今整整15年了,邓老在当代中国研究所和国史学会召开的纪念毛泽东诞辰107周年座谈会上发言,整理成文有这样一个醒目的大标题:“二十世纪与毛泽东、毛泽东思想。”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新闻与传播研究所主办的《真理的追求》杂志社,有幸得到这篇惊世骇俗的文章。当年,《真理的追求》杂志社三主编喻权域、孙永仁和我,一致主张将这一纵论天下无产阶级革命领袖马、恩、列、斯、毛的宏文,尽快放在《真理的追求》2001年第3期头条位置。

  文章开篇命题说:“ 12月24日,《真理的追求》杂志社召开了‘二十世纪和毛泽东’座谈会;昨天,中央文献研究室召开了《毛泽东》出版座谈会;今天是12月26日,是主席的生日,当代中国研究所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又召开纪念毛主席诞辰107周年座谈会。这些活动很有必要。今天,我们开会纪念毛主席在二十世纪的最后一个生日,我发言的题目,把这几个会的内容合为一个,叫做‘二十世纪与毛泽东、毛泽东思想’。”

  文章用主要篇幅热烈点赞马、恩、列、斯、毛,特别是盛赞毛主席。邓老强调指出:“在二十世纪里,从毛泽东的革命经历,他的革命战争的经历来讲,同国内资产阶级既联合又斗争的经验,同国外资产阶级既联合又斗争的经验,在世界无产阶级领导(领袖)里,都是最全面最丰富的一个。”

  文章谈到,“我们当代中国研究所从1990年成立以来,在研究国史的同时,研究了‘二十世纪与毛泽东、毛泽东思想’这一课题。经过十年努力,多次反复研究,可以说,我们取得了新的突破,有新的进步。特别是这一年来,对毛主席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沦和实践进行的研究,有不少的收获。其中包括我自己过去认识上的一些错误观点,得到了纠正,同时也纠正了和我观点相同的一些同志的错误。”

  文章同时指出,“其他方面、其他单位的同志在研究这个课题上,提供了许多重要的成果。第一个是吴冷西同志的《十年论战》,这本书披露了毛主席很多意见和观点,其中包括毛主席亲手修改的论述。”

  对毛主席亲手修改的论述,邓老在文章中浓墨重彩地写了出来:“毛主席反复讲,最大的危险是中央出修正主义。苏联的解体,东欧的剧变,证实了毛主席的这个判断。”

  邓老在文章中,重申毛主席关于“最大的危险是中央出修正主义”,重提“我国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和实践”。这些文字,鲜亮非凡,抓人眼球,令老朽顿生感慨:一些主流媒体套话空话废话知多少?!而真话真言真理昵,真可谓:“久违了!”“久违了!”邓老谈到当代中国研究所对“二十世纪与毛泽东、毛泽东思想”这一课题研究“取得了新的突破,有新的进步”的时候,反求诸己,心襟坦荡,大讲真话真言真理,公开作出自我批评,令我老者感佩不已。

  事实上,邓老所检讨的“过去认识上的一些错误观点,得到了纠正,同时也纠正了和我观点相同的一些同志的错误”,不就是指以胡乔木同志和他两支“大笔杆子”牵头捉笔起草《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之时,对“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那样评说的“一些错误观点”吗?!

  “最大的危险是中央出修正主义。”毛主席对此洞若观火,毅然决然发动了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就是“毛主席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付诸实践的十年。这“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其间有失误和干扰的教训,而实为一场反修防修实行“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成功磨砺民主政治的大演习!

  我等同志须知,毛主席非??粗胤佬薹葱薜奈薏准段幕蟾锩?。毛主席这位伟大的思想家停止思想、撒手人寰之前两个多月的一天――1976年6月13日,在病榻上回顾自己一生“办了两件事”,留下了一篇睿智过人的话语。他讲的第一件事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取得了全国政权。他说:“对这件事,持异议的甚少。只有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无非是要我及早地把那个海岛(按:这是指台湾)收回罢了。”接着,毛主席讲了他非??粗氐牡诙篓D―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他说:“对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

  毛主席这位超群的伟大革命家和理论家,对马克思主义三大组成部分――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发展,作出了多方面的重大贡献。毛主席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他所践行的人民民主专政、即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论,是毛泽东思想的一大精髓。这位理论巨匠继创立新民主主义论之后的又一科学发现和创新,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论。毛主席独创的这“两论”,犹如车之两轮、鸟之两翼缺一不可。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从而摈弃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论,奢谈什么“完整、准确、全面”把握毛泽东思想,只不过是欺人之谈!新民主主义论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论这两大科学发现和创新,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中都具有里程碑意义。毛泽东主席的这“两论”――新民主主义论、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论,堪与马克思的“两论”――历史唯物论、剩余价值论和列宁的“两论”――帝国主义论、一国建成社会主义论媲美。

  毛主席创立并践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论,始终坚持肯定“基本正确,有所不足”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哪管“对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大无畏者,勇哉壮哉!

  党的十一屆三中全会公报尚且写道:“对于文化大革命,也应当历史地、科学地、实事求是地看待它。毛泽东同志发动这样一场大革命,主要是鉴于苏联变修,从反修防修出发的。至于实际过程中发生的缺点、错误,适当的时候作为经验教训加以总结,统一全党和全国人民的认识,是必要的,但是不应匆忙地进行。”

  从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到1981年6月十一届六中全会,时隔大约两年半,就“匆忙地”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明确肯定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大革命”,而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却“匆忙地”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棍子打死,根本没有令人信服地条分缕析那“实际过程中发生的缺点、错误”,就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及其实践来了个彻底否定。

  邓老作为那决议的起草牵头人之一,反思文革,诚可敬佩!他在世纪之交的2000年12月26日在纪念毛主席107周年华诞座谈会上,这样严正重申毛主席的警世箴言:“最大的危险是中央出修正主义。”同时,这样高调张扬:“毛主席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他不顾那一纸决议,对“文化大革命”的识认,来了一“否定之否定”,可贵!可贵!

  毫不谄媚当局,勇于直言担当。邓老的这种秉性,我在那年——2000年夏天是当面领略过的。当时,邓老让《真理的追求》、《中流》两月刊同志去谈办刊之事,我作为《真理的追求》执行主编和《中流》主编魏巍同志去了,晤谈主题就是怎样结合实际坚持宣传“毛主席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

  在邓老百岁仙逝的末七忌日将至之时,追思邓老如上一二事可谓以管窥豹,足见邓老反对修正主义斗志坚强,勇于自我批评操守高尚,值得我辈后来人学习、学习、再学习!

  今天我追思邓老一二事,先谈到邓老那篇宏文的命题:“二十世纪与毛泽东、毛泽东思想”,其实邓老在文末扩展开去讲到二十一世纪。文章结束语是:“毛主席是二十世纪去世的,可是他的实践,他的理论,他的思想,不仅在二十世纪对中国对世界起过重要的作用,在二十一世纪仍将发挥重要的指导作用。”

  原标题:反对修正主义斗志坚强 勇于自我批评操守高尚——追思邓老一二事

相关文章
316| 393| 156| 411| 627| 243| 509| 356| 549| 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