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云南快乐10分前组:司马南:“重大交通事故”必须要讲的话

2018-04-27 05:17:04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福彩快乐10分走势图 www.knozfm.com   乌有之乡网站主编按:惊悉刁伟铭同志带领的星火旅行团在朝鲜黄海北道遭遇重大交通事故,32人不幸罹难、2人受重伤,我们深表痛心,向罹难的32位同胞致以深切哀悼。

  刁伟铭同志此前热情参与我们网站的活动,并做出积极的贡献。2015年刁伟铭同志创办了星火旅游网,专注国内外红色旅游,为传承红色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极大增进了中国人民同其他国家热爱和平、向往社会主义的进步人士的联系和友谊,特别是在传承中朝友谊,促进两国人民友好交流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长期以来,乌有之乡网站因为宣传毛主席思想遭到境内外敌对势力的痛恨,进而大肆妖魔化。此次悲剧事件发生后,境内外敌对势力将罹难的旅行团成员扣上"乌有之乡网友"的帽子,进行疯狂谩骂、侮辱,这是极其卑鄙、无耻之举。

  兹转载司马南老师的博客文章,寄托对刁伟铭等32位同胞的哀思。

  

  压题照片,左一为刁伟铭先生。 

  纪念抗美援朝胜利65周年,新辟上甘岭战役旅游景点,他率首批游客赴朝,不幸以身殉职。

  

远眺上甘岭。拍摄者为幸存者王章先生。

  远眺上甘岭。拍摄者为幸存者王章先生。

  我是记者出身,口水文章出手很快,万把字常常一挥而就。但是,关于刁伟铭所带的这个团,在朝鲜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几次想写点什么,总也写不下去。笔下滞涩,胸口郁闷,真真难过,好像还有一些比较复杂的关系,三言两语难以厘清,不说不合适,说多了又会冲淡主题……

  

遇难者之一王晓霖女士

  遇难者之一王晓霖女士

  第一时间,我转发了朝鲜发生重大交通事故的相关内容,当时仅有一点预感,内容发出去了,没有显示……被外星人劫持了,仿佛人家有什么特别的忌讳……

  一时弄不清楚,小道消息满天飞,从感情上来说,我也不愿意相信是真的。

  刁伟铭出事的不祥预感,被群里的一则信息给化开了,有人坚称:司马老师,你放心吧,使馆传来的确切消息,不是老刁他们的团,名单对不上……

  正巧环球国旅汪总打电话询问……我即告之,刚刚有人说,不是小刁的团……汪总将信将疑,拨了两遍电话,又发信息,再三追问究意,感觉上,他相当焦虑,汪总的态度加重了我的警觉和怀疑。

  果然“确切”的消息并不确切,真相,世人皆知的真相,实在是太残酷了。

  

遇难者之一郑瑞女士。

  遇难者之一郑瑞女士。

  难过中,我给刁伟铭的爱人发去短信。

  小张:

  我是司马。

  得知这个消息,胸上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心里沉重的很,夜里无法安睡,夜半被噩梦惊醒,跟刁总交往各种各样的画面一并涌上心头。

  我把照片整理了一下,竟没有几张和他一起合影的照片,也难怪,他总是默默无闻做服务性的工作,出头露脸的台前得瑟的都是我们。

  万望你保重身体,万望你克制情绪,万望你照顾好孩子,万望你安慰照顾老刁的父母……难过……我见过老刁的父母,我们一同去过英国,他们善良本分,很为儿子感到骄傲, 对两位老人家来说,今儿是一道大坎。他们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世上最残酷的事情莫过于老来丧子……

  一时想不出更合适的话来安慰你,此时此刻也不知道能够帮助你做些什么事情。

  好在,这个特大交通事故受到两国最高领导人的重视,国家成立应急工作领导小组,专门负责处理后续,一切听组织的安排吧,无须理睬网上那些不负责任的议论……

  沉痛哀悼我的伟铭兄弟!

 

  后来在某群里,哀悼没有见过面的王晓霖、郑端两位女士……这个群所有成员跟刁总一起去过南街村、红旗渠,4月的朝鲜之行,此群中三位跟着去的朝鲜,两位女士不幸遇难,王章先生因为身体那一天不舒服留在旅馆逃过一劫,王先生是郭松民的粉丝,郭松民每一篇文章,他都会在自己的朋友圈里转发。

  我谓王章先生,大难不死,逃过一劫,自天佑之,吉无不利……王先生说,他一点儿也没有幸运的感觉,难过的要死,一起去的同伴没了……

  是啊,是啊,我安慰王章先生:所有人的生命都是脆弱的,都是一过性的,早凋谢的鲜花依然美丽………与他们在一起共度的时光和友谊,是我们生命本体的一部分……

  

  这张照片拍摄于列宁故乡乌里扬诺夫斯克,老刁领着我们在列宁故居的院子里种下纪念树。

  朝鲜重大交通事故,中央电视台艾辛的父亲及亲友五人都在车上,确认遇难。

  艾辛发我的微信,只有寥寥几句:

  ……我已悲痛欲绝,为失去亲人、朋友、还有以及其他遇难同胞,崩溃至极!

  现在是外交部启动的国家级紧急应急机制。由户口所在地的地方各级政府、相关单位安排一切。

  感谢老朋友关心,我已经回长沙……

 

  这两天,陆续有记者朋友打电话来,我将所知的一些零星信息作了介绍,却不知那是面向全世界的直播……后来就网上流传的基于我的语音采访而编织的各种各样的添油加醋的版本,有些说法相当恶意,若干口诵“民主人权”的先生,其行为卑劣令人不齿。

  艾辛嘱我转告媒体:

  我的亲友五人参团,他们只是纯旅游,去看看神秘朝鲜,绝对不是什么乌有之乡成员!!!

  是这次星火旅游网上信息,让他们去了朝鲜,他们对背景毫不知情。

  没想到我不仅失去了父亲,还失去了情同手足的两对亲友,他们是因为我16年参加星火团才选择星火旅游!我悲痛欲绝,备受煎熬!我的这五位亲友根本不知道有“乌有之乡”这个名词!

 

  在失去父亲,失去亲友,悲痛欲绝难过的时候,还要承受媒体报道造成的新痛,艾辛的处境让人同情。包括我,开始也听到有人说艾辛父母都在团里,并据此说回答媒体提问,其实艾辛的母亲并没有参团,我已郑重要求某媒体做出专门更正。

  在遇难者名单没有公布,权威信息没有明朗之前,网上互动出现差错是可以理解的,澄清起来也是容易的,但这当中,有些人涉嫌主观故意、恶意,给死难者家属带来的伤害,却是心灵深处永远的痛。借助死难事故,来发泄仇恨和不满的人,无论重复多少民主自由一类好听的字眼儿,都无法改变“手段卑鄙足证心灵卑鄙目的卑鄙”的事实。

  刁伟铭曾经在乌有之乡做过义工,印象那个时候他在那里卖书。2015年,他离职办星火旅行社,星火旅行社是一个独立的法人实体,并非乌有之乡下属机构。

  刁伟铭热爱红色旅游事业,开辟了很多新的旅游线路,他性格温和处事严谨,服务意识极强,处理起各种麻烦纠纷来,总是笑眯眯地语重心长,像邻家大哥一样。

  旅行社的经营状况并不好,他们两口子至今在北京出租房里过活儿,孩子才七八个月大,老爸老妈人在上海。他并非不知道做什么事情更赚钱,但他有股执拗的劲儿,选定了红色旅游的事业,便不再回头。把命搭进去这一次,朝鲜方面新辟上甘岭旅游区,他是第一个到访者。

  据我所知,这个团与其他到访朝鲜的旅游团一样,没有什么特殊、神秘人物,最大年纪83岁,以五六十岁的居多,三十几人当中,有人跟着老刁去过一些红色旅游景点,也有些人只是赶巧了,网上报名,交了团费,想到朝鲜看个新鲜。他们下榻的酒店同时有若干中国赴朝旅行团。

  出事的地点并非多么险峻的地方,也不是从上甘岭下来险峻的地段,而是从板门店回来的路上(我两次走过这条路,不觉得有什么艰险难走)。这个桥叫清水桥,或者叫清溪桥,桥高30米……还差两天就回国了,谁都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惨痛的事故。

  网上搜出三张照片,一张是星火号游轮起航,在北京新闻发布会上,我跟老刁在一起的照片,同排站着的,还有国家旅游局的相关领导及美国国际卫视的领导。一张是在列宁的故乡乌里扬诺夫斯克,列宁故居的院子里边栽树之后,老刁与该市旅游局美女局长在一起的瞬间。 还有一张是2016年4月,英国马克思故居之旅,海格特公园,马克思墓前,我做演讲,老刁领着大家唱国际歌。

  

  伦敦马克思墓前老刁领唱国际歌

  还应当有一张,卡斯特罗去世我们几个人去,古巴大使馆吊唁的时候,与老刁在大使馆门口的照片,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了。

  本来约好去年11月再去越南,老挝,柬埔寨,因为我自己的事情耽误了,相约2018年成行,想到永远没有再与老刁一起出行的机会了,不免难过……

  (2018年4月26日写于北京南锣鼓巷8号)

 

 

相关文章
405| 515| 574| 217| 639| 854| 341| 939| 328| 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