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快乐10分注册some:赵磊:警惕“歌德派”

2018-04-24 12:13:42  来源:福彩快乐10分走势图  作者:赵磊
点击:   评论: (查看)

警惕“歌德派”

福彩快乐10分走势图 www.knozfm.com 赵 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编辑部)

  最近读到一篇转发的文章:《当代微观经济学的先驱——纪念马克思二百周年诞辰》,作者:Samuel Bowles;翻译:许文立、许坤(文献来源:Samuel Bowles,2018,Marx and modern microeconomics,VOXEU,https://voxe u.org/artice/marx-and-moden-microeconomics)。

  请各位看官注意“当代微观经济学”这个概念。在经济学的教科书和学术界,这个概念的内涵,是指以新古典经济学为理论内核的、占据主流经济学地位的“微观经济学”。说直白一些,所谓“当代微观经济学”,就是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敌的西方经济学的基础理论,或称之为西方经济学的“微观经济学”部分。

  我有些纳闷:马克思咋就成了他的宿敌——“当代微观经济学”的“先驱”呢?

  只看标题,我还在猜测此文将怎样为“当代微观经济学的先驱”歌功颂德呢。然而“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打开内容一看,作者露出了“歌德”的真面目:

  “我们当前对劳动价值论的理解:它是一部开创性,但却前后矛盾和过时的著作”。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包括作者先生在内的“我们”认为:(1)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前后矛盾”;(2)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已经“过时”。

  至于作者所说的“我们”究竟是些什么人,让他们自己去对号入座吧。为了和谐,我就没必要把事情挑明了。

  若问:劳动价值论是怎么“前后矛盾”的?劳动价值论又是如何“过时”的?对不起,文章作者的态度是:无可奉告。

  用“前后矛盾”、“过时”这六个字就把劳动价值论给灭了,很牛B是不是?在用“六个字”把劳动价值论给“灭了”之后,而且这六个字为什么就足以“灭了”劳动价值论乃无可奉告之后,作者先生就放心大胆地开始为“微观经济学的先驱”——马克思同志“歌功颂德”了。

  作者是怎么“歌德”的呢?由于文章的内容过于枯燥乏味,而且很有“绕口令”的学术份儿,所以,我简单做个概括:作者用时髦的“合约理论”(张五常先生的挚爱),精心论证了“马克思还有许多其它方面的贡献”。

  那么,马克思有“哪些贡献”呢?说白了,作者在弄出一个“没有劳动价值论”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之后,用这个“没有劳动价值论”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证明:马克思为“合约问题”提供了某些“‘不完全可信’的解释”,以及“马克思是当代微观经济学梦幻般的先驱”。

  问题是,把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给灭了,还能有马克思的“贡献”吗?

  举个例子:先把一个男人给阉割了,然后证明这个男人在繁衍后代中还有许多“贡献”。这不是扯淡么?

  拿这个被阉割了的男人的“贡献”说事,除了有助于证明其他男人有“生育能力”之外,还能证明什么呢?

  难怪作者断言:

  “当代公共经济学,机制设计和公共选择理论已经质疑一种观点——许多马克思主义者所共有的,尽管并非马克思自己创造的观点——没有私有产权和市场的经济管制也是一种可行的经济管理体系。”

  看见没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关于公有制计划经济的理论,已经被“当代公共经济学,机制设计和公共选择理论”所“质疑”——说是“质疑”,其实显示了一种学术清高,这个清高背后的真实含义是“蔑视”和“否定”。

  当一个男人被阉割而变成没有生育能力的男人之后,别的男人的生育能力理所当然地就成为人类传宗接代的唯一希望所在。

  当马克思主义变成“没有劳动价值论”的“马克思主义”之后,“私有产权和市场”理所当然地就成为人类社会不容置疑的制度设计,从此??菔?,永恒不变。

  联想到最近看到的另一篇文章:《晏志杰:不能容忍过时的理论来阻挠改革开放,比如劳动价值论》(载“经济学家圈”2018-04-19),于是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要殚精竭虑、千方百计地妄想把劳动价值论给灭了(注1)。

  可笑的是,这些人除了自言自语、自娱自乐的胡说八道之外,直到今天,也丝毫未能撼动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

  在拙文《量化中国*梦,我也有话说》中,我有过这样的判断:新时代以来,中国经济学界存在“西派”、“墙派”与“马派”的分野,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新变化。现在我还要补充一派:“歌德派”。

  我们欢迎实事求是的“歌德”和“歌德派”。但是,对别有用心的“歌德派”,我们理应保持警惕。警惕什么?警惕某些人以“歌德”为名,行歪曲阉割马克思主义之实。

  用“西方经济学”的逻辑来解读(歪曲)马克思,把马克思阉割成“某克思”,这样就可以使马克思变得跟他们一样庸俗,一样愚蠢,从而衬托出他们自己的愚蠢不是愚蠢。这就是别有用心的“歌德派”的真实目的。

  可悲的是,如今这类“歌德派”正在我国学术界“载歌载舞”地“学术行走”着。至于他们是如何歪曲阉割马克思的,我就不一一罗列了。

  注1:对于晏志杰否定劳动价值论的观点,我在相关文章中已经做了批判,有兴趣读者可参考拙文:《“不能量化”证伪了劳动价值论吗?》(载《政治经济学评论》2017年第4期)。至于用“阻碍了改革开放”来给劳动价值论上纲上线,也算是“天下奇葩”之一了,不值一驳。丁堡俊同志对其荒谬性做了深刻批判(参:丁堡俊《劳动价值论过时?马克思主义阻挠改革开放?——与北大晏智杰教授商榷》,载《察网》2018年4月23日)。

  (2018年4月23日)

相关文章
890| 910| 410| 916| 317| 738| 693| 889| 51| 493|